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我家住在南河岸邊,在初春的早上,於樹叢、河堤旁,人們晨煉著一天的朝氣。魚兒亦在水中不停地游動,紅的似水中的燈籠;黃的似游弋的飛機,搬運著魚兒的幸福;白的似純潔的少女,展示著她們的美麗,尋覓著她們的愛情。伴著黃鸝在樹間清脆的鳴叫,老人、孩子都一樣抖擻著精神,有的還哼著小曲,高喊著鍛煉的號子。烏賊和巨龍也飛上了天空,那是放飛希望牽線人的暢想。夜晚,河畔人影綽綽,人與燈呼應著運動;河面上,兩側樓群倒影的風姿甚是楚楚動人,別有一番景致。 窗前綠島的玫瑰綻放著初春的激情,像是少女展露的美麗笑靨:紅的是她激動靦腆的臉頰;黃的是昨天新郎剛娶回的媳婦,嬌脆玉滴,甚是著人歡心;綠的油松已被新吐的嫩芽壓滿了整枝,一切好像都從今晨有了新的變化,新的開始-------- 仲春是花瓣與樹絮的王國,一層一層的落英鋪滿了街巷,像繡著花紋的地毯,層次分明,色彩突出,在黑底花舞的底色當中,還不時飛著白色的浪花,像是天使舞動的衣袖,這是樹絮的功績。 春天真的來了,樹兒也泛起了綠浪,雖只是淡淡的,可卻顯得生機勃勃;不過數日,樹上就結出許許多多的毛毛狗。像是天上的星星眨著春天的眼睛,它們在微風中搖曳著,展著春的希望,抖著春的神氣;又過數日,天上飛起了鵝毛大雪,紛紛揚揚的,一時還真叫你分不清春和冬的時令了,忽而,又是風平浪靜,可還是碧水漣漪,一波接著一波地在地面上滾著浪花,似敲起的鼓點,像彈奏的“樂曲”,撒滿了一地音符;風真的停了下來了,可人浪卻又一浪接著一浪地走來,還不時地跳動著,伴著孩子的童音,真是優美極了。 過去的景致像是剛走了的時間站點,幾日工夫,我們又迎來了槐花所獨有的香氣,不時還有老者拽下花瓣裝入囊中,說是回家用它來煮飯,甚是香甜美味,入口也柔軟甘甜得很。 屋內的法國蘭也吐出了花蕾,書房字畫的墨香余繞在書叢字海之間,伴著飄窗而入的槐花香氣,加之即將綻放的法國蘭,這個夏天到來的時候,一定是香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