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聽到朋友感慨:嫁出去的女兒,潑出去的水,打狗的肉包子,借出去的錢——都是有去無回。  擲地有聲,透著股大義凜然之後的傷感。  追問原委才知道,說這話的人這些天正在為同事借錢不還而苦惱。數目倒是不多,幾百塊錢而已。催著要吧,一來是抹不開面子覺得沒法張嘴;二來更擔心別人說自己小氣、斤斤計較。可不催的話,這麼長時間了,對方黑不提白不提的,好像壓根兒忘了還錢這碼事,而自己心裡又時時惦記著,總是個疙瘩。  在網絡上搜尋一下,發現有類似遭遇的人還真不少。某職業顧問機構搞過一次調查,說至少有1/5的人有過被同事借錢未還的經歷。  當然,好心人更多,每一個這樣主題的帖子後面,都有眾多熱心腸幫著支招,其中大多數人都建議採用「暗示法」——  「在他面前喊窮,別正面提醒,讓人家下不來台。」  「可以在他在場的時候向別的同事借錢,看他什麼反應。」  「最好的辦法是開玩笑提醒他,實在不行,你就找他借錢。」  「當著借你錢沒還的同事面說:我還欠了某某的錢沒還呢!」  翻翻《武林外傳》,呂秀才也同樣有過被職場債務搞得心神不寧的時候——為了討回比武招親時借給小郭的二錢銀子,他費盡了心機。巧的是,秀才用的也是「暗示法」。  他決定在「二錢銀子」的「二」字上做文章,從數量上提示小郭。「我想問問你,你有沒有去過天下第二泉?」說的時候,他特意把「二」字標了重音,並且拉了個長聲,「我也沒去過,我聽人說起過二次。」「天下第二泉旁邊有個二清觀,道觀裡面有二個道士。」「他們喜歡在第二泉旁邊聽二胡,曲名就叫做二泉映月。」  「二」了半天,秀才憋得滿臉通紅,小郭更是聽得一頭霧水。她還找老闆娘發牢騷呢:「秀才最近好像不對勁兒啊,他老是躲在櫃檯後面偷偷地看著我。我一扭頭吧,他就衝我傻笑,這分明是在暗示我什麼嘛!我也想不通啊……」  也難怪,「暗示」講究的是心照不宣,這邊「你眉頭開了」,那邊「所以我笑了」才是境界。如果對方故意裝傻,或者趕上個像郭芙蓉這樣神經大條極度不敏感的,旁敲側擊地兜圈子顯然沒什麼意義。  她到底是真的忘了,還是一時荷包吃緊,或者乾脆就是裝傻賴賬?眼瞅著「暗示法」收效甚微,呂秀才請來大嘴當救兵,打算挑明了直接說。  「你欠他銀子沒還。」大嘴奮勇地說出了這句最關鍵的,算是替秀才解了燃眉之急,「比武招親那回,咋的你還假裝忘了?」  有一說一確實見效——即便手頭再緊,小郭還是輾轉騰挪湊了二錢銀子,還了。當然,秀才也付出了代價——一通數落:「我就說你這段時間磨磨嘰嘰糾纏我,吞吞吐吐前言不搭後語,原來就是為了這件事啊!沒想到你連這點小賬都記在心上,真是枉我對你的一片情誼!」  你看這事兒鬧的,借錢的要麼忍氣吞聲自認倒霉,要麼拿到錢卻落一身埋怨,兩頭不討好。  記得當初上學的時候準備英語聽力考試,老師教過一個竅門:如果對話主題是關於借錢的,就算你根本沒聽懂嘰裡咕嚕的一大串借口,也完全不用擔心——甭管他說了什麼,說了多少,核心表述就是一個: NO。  因為這就是老外對這件事的基本態度。  中國人做不到這樣決絕,但至少可以從中吸取一些經驗:如果你決定借錢給別人,就要做好準備去面對那些有去無回的債務,以及它們帶給你的一系列負面心理感受。如果你做不到這一點,那倒不如乾脆不借——  因為,一旦糾結著該怎麼提示對方還錢,無論怎麼做,你都是輸家。